1_2324528021.png
1_2050359001.gif

光辉城市的「数字孪生」,打的什么牌?

来源:93913
▲光辉城市CEO宋晓宇
2020年11月14日,全国建筑设计行业创新创优学术峰会数字孪生城市专场暨「数字孪生·重庆」发布会在重庆成功举办。此次发布会上,由光辉城市与重庆大学未来城市与智慧建造实验室联合打造的超大规模数字城市——「数字孪生·重庆」首次亮相,揭晓了光辉城市在数字孪生领域的初步战略布局。
自创立以来,光辉城市通过7年时间的不倦耕耘,成功的从能够看见天花板的建筑设计领域跨入了拥有无限发展潜力的数字孪生领域。这一路走来,光辉城市是如何从一个初创的小团队最终一步步发展成为能够落地数字孪生业务的成熟企业?93913专门采访了光辉城市CEO宋晓宇,了解了光辉城市背后的故事。
01
始于建筑设计,光辉城市与VR的不解之缘
2013年9月,光辉城市正式成立。
彼时,Oculus还只是一家籍籍无名的小公司,Rift DK2仍然处于研发中,Facebook也没有向帕尔默·拉奇抛出橄榄枝。
光辉城市成立之初,推出的产品是一款名为Smart+的设计平台,主要面向建筑设计师用户提供能够从3D模型生成效果图和效果视频的简单易用的工具。
对于建筑设计师来说,如何将自己的设计灵感100%的呈现给他人一直是一个难题。通过平面的图片和视频,尽管确实能够将建筑的细节一一呈现,但由于缺乏立体的「尺度」,这样的方式无法直观的表现出建筑的「空间感」。
尽管在大多数人看来,VR最初被大众所熟知主要是因为它对于传统游戏体验的颠覆,但其极富沉浸感的特性对于建筑设计师来说也恰恰是最适合完整呈现设计方案最终效果的工具。这正是光辉城市与VR的因缘之始。
光辉城市旗下的Smart+设计平台迅速引入了对于VR技术的支持。通过Smart+,设计师可以深度参与到VR内容的创造中,设计各种各样的VR场景,构建一个全新的虚拟世界。截至2016年7月,Smart+设计平台已经与全国超过400家建筑设计院达成了合作关系,拥有7万名精准建筑设计师用户,平均每月完成数万个VR项目的转换生产。
2017年,光辉城市对自身的业务进行了升级,相继推出了Mars VR汇报工具以及Venus全景故事生成器,对原先Smart+设计平台的功能进行了大幅度升级,为建筑设计师提供了大量的模型素材库并提高了渲染画面的表现,同时改进了软件的易用性。此举帮助光辉城市进一步扩大了自身在建筑行业的影响力。截至2020年11月,光辉城市的业务已经覆盖了全国1000多家知名设计院和200所建筑景观高校,服务的建筑设计师用户近10万人。
▲发布会现场,与会嘉宾正在通过VR体验光辉城市系列产品
在VR行业里,光辉城市属于默默耕耘的那一类,但资本对于光辉城市的热捧并没有因为宣传较少而受到影响。2014年9月和2015年6月,光辉城市相继完成种子轮和天使轮融资;2016年7月,获得由上市公司中衡设计领投,盛景网联集团跟投的1200万元Pre-A轮投资;2017年 5月完成A轮融资。时至今日,光辉城市已经是一家年营业额数千万元的成熟企业,实现了「自我造血」,步入了健康发展的轨道。
历经7年时间,光辉城市的团队成员从最初的数十人发展到现在已经超过200人,构建起了坚实的技术基底;依托海量的设计院和建筑设计师用户,光辉城市积累了无数的案例和模型资源;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天津、杭州、成都、青岛、郑州、昆明、长沙、贵阳、南京等 15 个城市都设立了分支机构,实现了业务的全国覆盖。对于光辉城市来说,现在正是迈向新「星辰大海」的最佳时机。
02
切入「数字孪生」赛道,助力智慧城市建设
关于数字孪生,宋晓宇告诉我们,其实光辉城市很久之前就已经在关注了,但是在当时那个时间节点,想要涉足并做好「数字孪生」相关业务,时机还远不成熟。
对于一家企业来说,开拓一项全新的业务需要等待时机的成熟,需要能够在市场上找到一个非常明确的切入点,否则步子迈得过大总会扯到些什么。「数字孪生」作为一项长远规划过去无法解决光辉城市眼前的生存和发展问题,因此光辉城市最初选择了大家认可、愿意买单的成熟服务——建筑设计SaaS服务作为公司的营收业务支撑公司的运转。无论Smart+还是后来的Mars与Venus都是建筑设计SaaS服务的一部分。
▲超大规模数字城市「数字孪生·重庆」
谈及为什么选择现在的时间切入数字孪生领域,宋晓宇解释道:“经历了几年的积累,又恰逢市场上开始对数字孪生产生了强烈的需求,光辉城市正是在这样一个窗口期顺水推舟的切入了数字孪生业务。”
从今年夏天开始,宋晓宇不断的接到有关数字孪生咨询,国家和重庆的地方政策也开始倡导智慧城市的建设,而智慧城市的建设,其基础正是「数字孪生」。
▲智慧城市体系
简单来说,智慧城市指的是利用各种各种信息技术或创新概念,将城市的系统和服务打通、集成,以提升资源运用的效率,优化城市管理和服务,以及改善市民生活质量。
由于智慧城市综合采用了包括射频传感技术、物联网技术、云计算技术、下一代通信技术在内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因此能够有效地化解“城市病”问题。这些技术的应用能够使城市变得更易于被感知,城市资源更易于被充分整合,在此基础上实现对城市的精细化和智能化管理,从而减少资源消耗,降低环境污染,解决交通拥堵,消除安全隐患,最终实现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而要实现精细化和智能化的管理,首先需要的是将城市的三维物理信息转换数字世界中,然后才能将这些信息与IoT、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相结合,最终实现建设智慧城市的目标。数字孪生的作用正是将城市在数字世界中进行重建,像人体的骨骼一样对于智慧城市的建设起到基础的支撑,为更多由信息技术驱动的城市管理方式铺平道路。
▲光辉城市智能物联网控制系统
对于光辉城市来说,其价值正是为智慧城市建设的核心单位——全国数千家设计院提供工具。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陆地面积约960万平方公里,城市数量多达684个(其中地级以上城市297个,县级市387个,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一旦要全面推进智慧城市的建设,必然需要广大地方设计院的参与。
光辉城市在软件迭代和用户沉淀两个方面有着不可比拟的优势。其推出的工具经过大量建筑设计师的使用已经拥有了优秀的使用体验,与超过1000家设计院建立的高频互动也为光辉城市的设计平台积累了海量的模型数据。
正是有了这两大优势的底层支撑,光辉城市打造出了数字孪生大数据平台,目前已完成数字孪生创作套件、数字孪生大数据管理平台、数据可视化分析系统、智能仿真决策系统、智能物联网控制系统的构建,其标杆案例「数字孪生·重庆」覆盖了重庆近5000平方公里的超大范围,精确还原重庆的建筑、道路、景观等多种元素以及它们之间的复杂关系,赋予整个城市状态感知、实时分析、自主决策、精准执行的能力,给发布会现场观众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光辉城市数字孪生城市解决方案
而对于VR技术,宋晓宇认为,光辉城市原有的技术体系里面VR可以算作走在全球前列,而数字孪生领域VR依然会有相当大的潜力。作为一种感知技术、一种沉浸式的交互体验,VR可以担任人与数字孪生虚拟世界的交互媒介。现在「数字孪生·重庆」在展示和交互层面还是采用了传统的平面屏幕,未来一定会逐渐转向VR、MR这类新的沉浸式交互技术。
03
布局「供给侧」,深挖数字孪生护城河
随着国家政策向智慧城市的建设倾斜,大量公司宣布进军数字孪生领域,其中不乏阿里,腾讯这样的巨头。面对即将到来的激烈竞争,光辉城市将如何构筑护城河?
宋晓宇的回答是:“光辉城市在自身的业务范畴——设计院与建筑景观高校还没有碰到其他竞品在做布局。这是光辉城市能够在「数字孪生」领域站稳脚跟的基础。”
光辉城市的SaaS平台目前在设计院和建筑景观高校有着相当高的渗透率。前文也提到过,光辉城市业务已经覆盖了全国1000多家设计院和超过200所建筑景观高校,而全国建筑类的本科院校仅298所,由此可见光辉城市的覆盖院校之广。
对于智慧城市建设来说,设计院以及广大的建筑设计师是其重要的资料生产方,城市内所有的建筑资料包括外观和室内结构,大多出自或者由设计院经手,因此沉淀下了及其有价值的建筑数据。光辉城市能够协助设计院和建筑设计师轻松的将这些建筑数据导入数字世界中,又在人才培养方面有着深度的布局,宋晓宇称这一战略为“广积粮、缓称王”,是从供给侧入手建立起光辉城市的业务壁垒。
商场如战场,除了拼布局,公司之间还要比拼成本。相对阿里和腾讯等其他竞争对手,光辉城市深度布局设计院还有一个优势在于能够大幅度降低自身的成本。通过对建筑行业常用模型文件格式的快速导入支持以及深度的优化,光辉城市可以节省大量重新对城市建筑进行3D建模的成本,最终市场竞争进入白热化后,价格的优势很可能意味着公司的胜势,这一点也不容忽略。
拥有了成本优势与供给侧布局,光辉城市在数字孪生领域建立起了足够深的「护城河」,能够从容面对未来的市场挑战。
▲光辉城市数字孪生生态区解决方案
04
突破业务难关,与建筑设计伙伴共建远大未来
尽管光辉城市非常看好数字孪生的未来前景,有着深厚的技术储备,国家也在大力推进智慧城市的建设,但这条道路依然不会是一帆风顺。
宋晓宇坦言,光辉城市在推进数字孪生业务时也曾遇到许多难关。
其中数据安全是政府最为关心的问题。要推进智慧城市的建设,就要在数字世界中构建城市的副本,什么数据可以放到数字孪生中?如何保护一些重要数据不被第三方获取?这都是光辉城市曾经面临的数据安全拷问。
▲光辉城市数字孪生大数据管理平台
很多平台希望业务方能够将数据上传平台,因为平台积累了大量的数据以后,可以去做数据挖掘,可以去做模型训练,其中确实蕴含了巨大的商业价值。但是对于一座城市来说,并不是所有的数据都应当开放给第三方进行使用,其中相当一部分涉及国家或者企业的机密,万一泄露并被不法分子利用,可能带来巨大的安全威胁。
其次是目前数字孪生的业务落地过程中,还面临着许多需求方数据采集能力不足的问题。例如智慧城市需要结合摄像头以及众多其他传感器才能落地一套数字孪生的解决方案,这对于老城区可能意味着巨大的改造成本,即使对于新城区,前期投入到底有多少能够发挥作用受制于现有技术的成熟程度也依然没有定论,更别提一些区域采集的数据本身就存在诸多问题。
也正是因为在业务落地时踩过这么多的坑,光辉城市才采用了分层的数据模型,不仅能做到只提供接口而不经手数据、或者直接提供本地服务而无需上传中心平台,还能够做到对于一片区域分层次的进行数字孪生落地,拥有可扩展性,避免一开始就想做大而全带来的业务进展缓慢、落地成本过高等诸多问题。
宋晓宇坚信,数字孪生拥有着远大的未来,但更重要的是,宋晓宇希望光辉城市能够与建筑设计行业的伙伴们一起来推动数字孪生的发展。这些伙伴们是真正从0到1建设了现在所看到的真实世界,拥有着庞大的基础资源,同时也在面临着转型的阵痛。光辉城市携手建筑设计行业的伙伴,建立互惠互利的伙伴关系,正是想要在中国智慧城市建设的推进过程中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正如俄罗斯著名作家克雷洛夫所说:“现实是此岸,理想是彼岸,中间隔着湍急的河流,行动则是架在川上的桥梁。” 以需求为导向,以技术创新为驱动,以业务落地为目标,正是光辉城市一路走来的真实写照。我们有理由相信,与VR有着不解因缘的光辉城市,也能够在数字孪生这一新兴市场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93913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及回链】
1_1755506511.jpg
【发布者: Roger】